back
next



 

- 拍拖第1年 : 傾電話的轉變 -

被第一份工作勞役得透不過氣的大口仔,每晚做到只剩下軀殼的他,回到家祇有很無奈的倒在床上:「以前我每晚也主動打給熊仔,傾電話時間以小時計。現在熊仔每晚十時半便主動打給我,這是他從前不會做的。他知道我上司未走後,便十一時再打給我。他知道我很疲倦,傾了一會便氹我睡覺。」

大口仔曾擔心,沒有家庭溫暖的熊仔不懂愛是何物。他無怨悔地與熊仔在一起,是希望他感受到自己的愛。「我的主動,有時會令我疑惑,我是否一隻蝴蝶只懂圍住一朵花飛舞。不過,經歷這一段艱難的時間,我發現,原來熊仔的心沒有被冰封住的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