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ck
next



 

- 拍拖2年 : 意外的休克 -

油雞洗澡時突然休克倒地,醒來時發覺自己躺在浴室的地上,
血流披面,花灑仍打在自己的身上。煒烽:「聽到佢呼叫聲我就醒左,睇到佢流晒血我就幾乎哭出來,不知所措,只懂用毛巾緊緊按著他的傷口,雙手不停抖震。」油雞:「反而我叫他冷靜點,幫我叫救護車送我入醫院。」

在急症室裡,醫生向油雞詢問他跟煒烽的關係。
油雞:「當時我無諗咁多,就直接話佢係我男朋友,估唔到醫生問左我一個好搞笑既問題。」醫生追問:「咁你係1定係0?」油雞:「我啞左,唔識答佢。當時應該反問佢『咁你呢?』」

油雞:「一齊得耐,平淡既生活唔容易察覺愛既存在,
覺得每件事都很理所當然。」煒烽:「發生呢件事之後,我先發覺自己已經愛得佢好深,唔想失去佢。佢比我既舊愛更加重要,我在不知不覺中放低左以前既傷痛。」